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末月

  「學姊,我們真的要參加比賽嗎?」
  「小嚮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哦!已經報上去排好賽程了。」
  「就是就是、不要說什麼去了很丟臉,那是下臺後才要考慮的事,我們都還沒登臺呢!想這麼多做什麼?」
  「所謂的未雨綢繆吧!」
  「男孩子果然會幫男孩子說話。」
 
  儘管室外有著運動類社團在練習的吆喝聲,僅有我們五人的小小社團卻吵雜得可以相比,該說是空間不夠大造成的回響還是我太在乎我們五人的存在呢?
  會站在這裡跟這群人在一起,交集線十分純粹的是因為社團。
  而這個社團是從僅有的一位部員建立的,明明社團是有一定人數規定的,霧堂學姊未免也太有社長樣了,是個感覺很可靠的大姊姊般,連社團都是一肩扛起走來的。
  當然,爾後一直陪伴在她身邊度過一段青春的朋友也是功不可沒,不過齋庭學姊是在霧堂學姊孤單了多久才出現在她生活裡趕走了寂寞就不得而知了。老實說我跟學姊也沒相處多少時間,那段歲月我怎知道發生過什麼呢?
  不過該說幸好嗎?還有灰茨學姊在,灰茨學姊是社團裡有過基礎的人,不像我是因為興趣而來的,感覺上灰茨學姊是真心愛著音樂,跟我不一樣啊……。
  至於身為社團裡唯二的男孩子──荻臣學長,有著十分女孩子般的名字,撥弄樂器時也如他名字帶給人的感覺一樣細膩,不過個性上倒是格外的有氣概,聲音則是在中性偏低沉,而且不是我要說,是很有磁性悅耳的音質,會想一直聽著他說話,但他本人卻抱持能不說話就別浪費力氣的行使緘默權實在是暴殄天物啊!
  所以,我們真的要以這種根本像是初學者的社團去參加全國大賽,我實在感到非常憂心,儘管數月以來的努力是看得見的。
 
  「霧堂學姊,我還是想聽你說,你是認真的吧?」
  「小嚮說幾次不用理學姊制度了?叫我綺茵就好,不然社長這個稱謂我也勉強接受。然後,」霧堂學姊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搭上我的肩:「我已經做好覺悟了,身為社員的你──竹田嚮,如果沒有拿出像樣的態度來,我可是會把你踢出社團的喔?在大賽說你臨時來不了不是什麼大事,聽懂了嗎?小嚮。」
  學姊眼神是認真的。
  「這樣一來我不配合都不行了呢,綺茵社長。」
  「做什麼?竹田你別太得寸進尺了,小茵是我家的!可惡,竟然叫得這麼親密!話說你配合不配合真的會差很多,大賽裡你可得拿出全部實力啊,知道嗎?」
  「小祭的反應總是這麼有趣,害我每次都忍不住想逗妳呢,學、姊。」
  齋庭學姊只要一扯到霧堂學姊反應就會特別大,不是我要特別去鬧,總覺得啊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對待方式,齋庭學姊是難得可以開得起玩笑的人,不鬧白不鬧啊!不然人生怎麼會有趣呢?
  「真是惡趣味。」
  「嘖、系憂你什麼時候又跳槽站在女孩子這方了?」
  另一邊,荻臣學長跟灰茨學姊冷靜的交戰。
  「就算要站也不會站在小忍旁邊。」
  「荻臣系憂你還是靠邊去吧。」
  這樣的日常,說什麼也不想放手啊!多麼安心自在,可是這就是最後了,全國大賽完後,就沒有繼續了,無關輸贏,再怎麼樣我們敵不過的永遠都是時間。
 
  學姊學長他們要畢業了,最末的一個月,我只想著要全力以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