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傷口

   每一天、每個夜晚,數不清也算不盡的時間一直在走動,無法克制的一再重複機械性的動作,卻抑制不了深入骨髓的痛楚,越是想遺忘就越是清晰,越是想逃離就越是接近,越是想要快樂就越是得到難過,總之就像Murphy's Law說的一樣,而除了接受就是藉由刺激麻痺神經,選擇最卑劣的逃避,儘管知道沒有用,依舊這麼做著,實在是找不到其他辦法了。
  活在充斥著謊言的世界好累,無可避免的要學會戴上面具,學校就像化妝舞會,誰也不曉得誰的真面目。
 
  「夏崎同學,有勞你每天都這麼早送文章過來,辛苦了。」
  「這是在諷刺我嗎?明明是我強迫你寫的。」
  嚮笑的十分愉悅,歌奈卻明白這是在挖苦。
  「原來妳知道這是威脅啊。」
  看吧!開始故作驚訝嘲諷了。
  「不過我應該要感謝你的,至少讓我有個重心,而不是無所事事。」
  收回了笑,嚮向歌奈微微點頭致意,逕自拿走歌奈手中的資料夾。
  「感謝?對我?你會後悔的啦!不要這麼說,我可承擔不了班排第一的你如此相待。」
  「我們不同班吧?妳不也是班排第一嗎?再說我要向誰道謝有需要經過誰的同意嗎?而且有人說過我不知道做這件事會不會後悔,但是我不去做我一定會後悔。總的來說,應該就是我不會做會後悔的事,所以妳無權論斷我的作為。」
  嚮揚起得意的笑容,歌奈擺出投降的姿勢。
  「不想跟你鬥,有辯論社的朋友就是好,雖然很煩,真虧你能撐下來呢!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見。」
  「見什麼?我以為妳不想遇到我才一直這麼早來的,難道不是嗎?」
  要跨出門檻的腳止了步伐。
  「既然知道的話,為什麼還要提出來讓我說呢?不要再嘗試比我早到教室,要曉得我不幫你,被文藝社追殺的是你不是我。」
  「我手中握有妳的草稿呢?」
  歌奈把拉門關上,旋身。
  「其實我不在意被犧牲,如果是為了你。」
  你想害我?可以啊,假如你希望的話,我當你的祭品,但你得付出代價。
  歌奈勾起的笑是危險的弧度,嚮至少讀得懂氣氛,卻不打算被牽著走。
  「為了我?唉唷怎麼好像在逼迫我不要分手的感覺,可是我記得我們沒交往過呀!」
  「你在胡扯什麼鬼!反正你不要再嘗試了,沒有用。」
  歌奈感到非常無力,面對嚮很容易就繳械,不過這也是自己懦弱的個性導致吧?就算反抗也都是野獸負嵎頑抗的掙扎罷了,凶猛但毫無威懾力。正因為自己很清楚,所以歌奈沒有往嚮那看,而是直接走人。
  「隨你相不相信,事實上我妹妹今天畢旅,要很早到學校,所以我就陪同她一起出門的。」
  嚮看著頭也不回的歌奈朝後揮了揮手,這樣算是和解了嗎?不過偶爾逗逗人玩著還是有風險的,有些人開不起玩笑,更何況是才見沒幾次面的夏崎同學,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幹麻沒事去挑釁同學踩雷點,也許是好玩吧?更何況是夏崎同學的反應,簡直像是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
  「這種揭瘡疤的行為是挺不可取的,但這麼多人都恬不知恥的做著,是不是說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環?還是說因為這種想法才會有那麼多人被傷害呢?」
  自言自語的說著,不禁想到真是如此的話,應該要好好對待夏崎同學的,但沒有用吧?假如說從一開始就有複數的加害者存在。
  不過再怎麼說也不關我的事,我們就只是社團同學,只見過沒幾面,如果就這樣插手,算是淌渾水惹禍上身還是多管閒事呢?都要自顧不暇了,還是學習古人那什麼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吧。
 
  竹田同學還真是敏銳,如果沒有離開那裡,歌奈總覺得下一秒就可能被看穿一切防護隱藏下的本質。
  可是還能藏多久?以他那樣的人,終究會知道的吧?其實兩人很相像,不然不會挑上他,但是他跟我還是不一樣,朋友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這麼說起來,也有不只是朋友的存在,不過未來的發展誰知道呢?有點期待啊,竹田同學在以後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想多認識、想多知道、想再靠近一點……。
  但我有那個資格嗎?滿身是傷的我,能夠稱之為人而和你接觸嗎?
  啊啊又要被埋沒了,無限循環的黑暗旋渦終究還是捲進了我,思緒亂成一團,好想、好想死啊,為什麼人要活得這麼辛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