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天夜夜不歸家


   「那個人今天又來了。」
  眺望著遠方的塵土飛揚,鶴丸有些失神的說。
  白駒過隙,多少歲月流逝,如今他依然長存,而主上卻歷經朝代更迭從時間洪流中消失。眼下,又有一位不知死活的人想要將他們從歷史中喚醒,作為一把刀的使命並沒有忘卻,只是機械性的砍人不覺得令人感到無聊嗎?生活還是要有趣一點才對嘛。
  「又來了嗎?這次依然打著你的名號呢!你可真受人喜愛。」
  就算相隔了幾重山,依舊聽得見不知何人派出的獅子王帶隊吶喊。
  「鶴丸別玩了,快回來!三日月已經在本丸裡等你了。」
  三日月?只有不明白關係的人才這麼說吧?看來在那裡獅子王恐怕讓三日月極為困擾吧。
  「是想到故友了嗎?雖然很淺,但確實是一笑呢。」
  「不,你忘了他與我曾兵刃相向嗎?」
  輕聲說著,在對方沉默之時再度歎息似開口。
  「而且我就算再怎麼受人喜愛,那個人也一定比不上你愛我呀一期。」
  「那麼,」一期捧起一簇雪白的髮湊近鶴丸耳邊。
  「鶴你愛我嗎?」
 
  鶴丸沉默了一會。
  「……以前是。」低聲如此說道。
  「那麼現在呢?」
  鶴丸明顯很有意的瞟了一期一眼。
  「不要逼我說出來,一期。」
  一期將鶴丸緊緊摟在懷裡,滿足似的感嘆。
  「你意外的很溫柔呢。」
  「那原本是屬於你的形容詞。」
  將頭埋在鶴丸髮裡的一期沒看到鶴丸瞬間有些冰冷的視線。
  鶴丸認識的一期,是個會讓人聯想到貴族這詞的一期,而不是會將他有如幽鎖深宮的一期。
  有什麼改變了一期嗎?連帶著把他跟一期的關係都攪得一蹋糊塗,彷彿變質了、就像刀也會生鏽一樣。
  而今他們擁有了肉身,相對的是名為墮落的人生吧?
  自嘲性的一笑,鶴丸緩緩靠向一期透著湖水色髮下的頸側,明知這舉動簡直就是飛蛾撲火,還是刻意放柔了吐息,輕輕地、悠悠地朝一期吹送。
  「鶴?」
  一期驚詫的鬆了環抱,難道鶴丸不曉得……還是說、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早就猜到一期會有所反應,被一期喊著的名字明顯是壓抑下情慾的聲音,鶴丸毫無預警的貼近在湖水藍下顯得格外白皙的耳朵,彷彿要做壞事的孩子般俏皮的吐舌,然後舔上一期沒有絲毫裝飾就十分漂亮的耳垂,沒讓一期有思考的時間,鶴丸舔舐兩下便收手轉而啃咬,力道很輕,像是羽毛輕拂而過,爾後下一個瞬間,鶴丸原本熟悉的世界就順勢翻轉了過來。
  「鶴,是你先開始的。」
  「嗯,解鈴還須繫鈴人對吧?」
  分毫沒對一期將他扳倒使背部撞擊木板一事掛心,而是揚起玩味的笑,學著一期曾念故事給他聽的文藝語調反問,其中卻藏不住好似贏了遊戲的得意。但對鶴丸而言,逗到一期紅了耳根子還不算滿意,所以下一個動作就毫無防備的一期來說刺激好像有點過頭了。
  在將鶴丸壓制到身下時,一期覺得自己還可以保有理智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有餘力提醒對方誰得負責這件事,萬萬沒想到鶴丸居然會調侃他,還……一期別過了頭,有點不想知道自己如今在鶴丸面前的表情是什麼的樣子。哪有被害者會把自己被綁縛的雙手當作是籌碼玩加害者的?都被撲在身下了,鶴丸卻還將被麻繩綑到有些發紅的手腕從胸前緩緩一路移至頂上,中途甚至故意伸舌輕點了紅痕下破皮的傷口,可能自己也沒想到會痛,才輕輕蹙起了眉頭沒因為疼痛就放棄,而執意誘惑到底呈現一種沒辦法反抗的俘虜姿態,自己執行的反手高吊是表示對我的──一期感覺臉頰有如沸騰的溫泉一樣,燒到無法去正視鶴丸的眼睛,怕被猜出心中無法言語的想法。
  「一期,看著我。」
  鶴丸低啞著嗓子的聲音十分勾魂攝魄,一期好不容易克制住的心思又無法把持住,身體還沒反應過來,視野閃爍了一下,頸部感到一陣麻刺,硬是被鶴丸雙手圈圍著拐正了視角。現在的這個姿勢,不論是誰都逃不了誰,沒有任何可以閃躲的死角,而且麻繩的觸感實在不能說很好,後頸的皮膚經麻繩摩擦產生的不適感,讓一期的紅潮退去,鶴丸以為這樣一來就達到了惡作劇的目的,就像跟吵著要糖吃的孩子玩了一會,卻還是不給他糖一般。然而他錯了。
  一期並不是冷靜了下來,而是理智線終於斷裂了。
  鶴丸眼睜睜看著一期的白手套覆上他的右側眼睫,只留下一隻肖似琥珀寶石的美麗單眸,反射性的眨了眨眼,睫毛幾度搧動,一期掌心就接收傳遞搔了幾次心癢處。
  月色映照下的影子陡然一晃,碧洋色的水就以漣漪擴散的波動捕捉了閃耀動人的琥珀光澤,緊接在後的是綿綿細雨落於湖中無數重疊的水暈。
  鶴丸不得已闔上了雙眸,右眼被遮蔽時就猜到自己大概惡作劇過了頭,近百年的相處他對一期的認識還不夠深,鶴丸怎知道一期對自己懷抱的情感,何況是這般急切的碎吻?驀地想起自己一直以來和一期的日常,那種愛跟鶴丸所認知的有所差距。他是愛一期的吧?亦或是愛過。一期他的愛太深沉了,鶴丸認為自己無法負擔得起,但是分擔一點應該可行吧?
  「唔……」
  也想抱著一期的鶴丸雙手才要環住背就被一期拽著扯回自己剛誘惑一期的姿勢,這個大動作使得細雨停下,鶴丸不禁輕呼出聲,輕掀在密集攻勢已然沾上一期遺落下露珠的睫羽,不意外一期過於親暱的距離,卻訝異一期那一付質詢的神色。
  「你想做什麼?」
  語氣中不帶半點溫文儒雅的氣息,與平素外表不相襯符的一期讓鶴丸看呆了幾秒,才覺察到一期還在怒氣之下,與他相似的金黃雙瞳是銳利的視線,直盯著自己的雙手,雙手?貌似理解了什麼,鶴丸只想大笑宣洩情緒,無奈壓制得這麼死,連那樣的事情也做不到,選擇沉默並不會比較好過,但事已至此,鶴丸也就放任自己意興闌珊的心不作任何回應。
  鶴丸不甚在乎自己的神態一期通通看在眼底,於是一期也裝作不予理會,骨子裡跟鶴丸較勁的心完全槓上。俯下身來灌注的雨勢滂沱,是更加瑣碎細密的吻,其中也許是調情、也許是挑釁,一期就是不把方向舵轉往唇邊,一味的在周遭徘徊,甚至連蜻蜓點水都不用,只是呼吸著鶴丸的氣息斷斷續續地進行著蝶吻,沒有明確的挑逗,卻令鶴丸難耐異常,喘息不覺加重,房間內的氣溫蒸騰,兩人不斷交錯的的睫羽挑戰著雙方的意志力,一期當然瞭解這樣搔不到癢處很令人難受,不過本來就該是懲罰的舉動幹麻需要好受呢?一期原先遮掩鶴丸眼瞳的手撫上可以與雪比擬的白髮,輕輕的順著柔滑如絲的髮,一期在漸漸斜分露出的額上劃下一吻,然後那條線直拉到麻繩捆縛的雙手,那些於麻繩撕扯下誕生的傷口上。
  「一……期……」
  鶴丸不安的扭動想反抗,他曉得一期誤會了,他是想抱著一期可是他忘記了自己手上的麻繩會造成一期後頸不適,所以現在是我自作自受囉?一期肯定沒漏看自己舔舐傷口時的蹙眉,才會這麼討人厭的直搗黃龍攻陷破皮的傷口。
  「想、不到你……這麼的惡劣、唔──」
  還沒講完話就被一期陡然加重的力道差點沒叫出聲來,硬是咬住下嘴唇沒溢出半點動靜,然而滴落下的血絲依舊洩漏了其中感到的痛楚。
  一期沒有搭話,而是以行動代替回答,惡劣?鶴丸剛都說了原本自己是溫柔的,不就承認已是過去式,何必有禮呢?不過鶴丸那雙好似會說話的雙眸看著自己時,簡直如同控訴般哀怨,任誰被如此看著都會把持不住吧?但做出的舉動依舊不紳士。
  「誰叫鶴就彷彿毒藥一般呢?」
  鶴丸覺得他真的不認識一期了,卻還是下意識嗤笑著回話。
  「怎麼?難道你就這樣上癮了?」
  這是一場拉鋸戰,鶴丸的一席話令一期被迫拉回現實,如果可以戒掉你的話,那我就不會在這裡還對你做出這樣的事了,怪誰呢?是太過魅惑人心的你錯,亦或是無法對你克制慾望的我錯?
  沒有等到回答的鶴丸顯得有些不耐而又開口。
  「你戒不掉的,還是跟我在一起吧。」
  鶴丸衝著一期笑得十分無邪,說出來的話卻有如惡魔的低喃。
  輕微地、低沉地、細膩地,入侵每一個空間以及隙縫,逃得掉嗎?一期。
  鶴丸心裡想著,但其實是知道的啊,事實上為愛而理智瘋狂的人從來就不是你,因為我才是那個無法自拔的那位。
  該戒的人是我,所以我現在做的事還真是口是心非。
  最後一期果然也沒逃掉。
  是該戒了啊……這樣靡爛的日子。
 
  終於,再度爬到墨俣的最深處了,這次會能見到那位說是審神者心心念念的人兒嗎?少了獅子王在旁邊吵鬧,一軍的各位心情都十分沉重,走了這條山路不下十遍,偶而運氣好還會碰到自稱是警察的隊伍,每每都會負了一些傷,或多或少讓審神者露出擔憂的神情,可還是鐵著心腸讓他們修復後繼續出陣。
 
  遠遠地,好似有片草原披覆了白霜。
  「這時候會有雪嗎?」
  燭台切皺眉,他想到了故人,但不該是以這種模樣示人,如果是他的話,一定會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突然冒出來才對,所以會是他嗎?不禁加快了步伐。
  「喂!燭台切你跑這麼快做什麼?」
  燭台切後面的同田貫邊喊著邊跟上腳步,隨後也發現了為何燭台切態度轉變的原因。
  「還真是一件美術品。」
  嘖了一句,順帶瞟了還在後方的三日月跟江雪一眼。
  江雪沒說什麼,只是不太明白地看著草原上趴著的人兒,他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難道是新的把戲?
  三日月則在緩步走近後,露出真拿你沒辦法的神情。
  「真的是你,鶴丸國永。」
  「啊哈哈哈,沒想到是這樣的方式見面,嚇到了嗎?」
  乾笑著,死撐著面子的鶴丸以笑容帶過了狼狽的身姿。在這樣逞強的他面前,燭台切突然發現他問不出口,一句你還好嗎?都說不出口。
  「我們回去吧。」
  最後只說了這句話。然後就跟太郎一起撐起鶴丸,踏向歸程。
 
  一期,希望你沒有戒斷症候群,我們都中毒太深了。
  我想,我可能不是那麼愛你,如果就你的定義而言。
  所以說現在的逃離該說是逃避還是難以面對,或者說靜一靜?好像都一樣呢!
  如果我說因為想要每天都有新的驚奇發現才離開你,你大概會暴走吧?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很期待,畢竟是新的伊始。
 
  但我最期待的,還是與你的再次見面。
  「可不要讓我等太久啊,一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