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密閉空間

 在一片闅黑夜幕下,萬籟俱寂的深夜裡,燈光顯得格外陰慘慘,而聲音也好似被放大好幾倍一樣。

當輕微到彷彿不存在、可能被誤會是幽魂夜出的曳地聲響起時,唯一照亮的光也被滅了,頓時伸手不見五指,然而兵刃交接聲卻劃開了寂靜。

「那麼晚才熄滅,還猜不出妳在哪嗎?瞳。」

回應問話的是更多從角落發出的暗器。

「嘖,不是訓話,我可是在教妳啊!對了,聽說妳怕黑是嗎?」隨著說話聲,悄悄掩上的房門將月色攔於屋外,整個室內完全是個密不透風的黑盒子,沒有人會喜歡待在這裡。但是這是訓練,對於黑琹來說,雖然他們只是旁系很小的一個分支,依舊逃脫不了傳統的束縛框架。

「真是霸道,只是跟妳聊幾句就這麼討厭我,竟然來個梅花鏢三連發,妳可真看中我啊!」說話聲分不出男女,他們這個行業多少都要會一些變裝,而要學過變聲不過是最基本的,易容則是更進階以後的事了。

「說實在的,妳在外面被傳得很難聽欸,要不是上頭指示我才不想跟妳交手,沒的辱了我──」

冷不防脖頸處感覺到一絲冰涼,擁有實戰經驗,當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卻沒有想過會以如此方式戰敗。

「難以置信,妳進步挺多的嘛。」

對方乾笑著說道,瞳完全沒有想搭理的意思,當冰涼消失時,與之相反的霸道氣勁將他送出門外,然而回頭時那個房間又關起門點上燭燈,摸摸鼻頭他有點不曉得該怎麼繳交這次的報告,被一腳踹出這件事很難以啟齒啊。

另一廂。

燭光搖曳,驀地彷彿一陣風吹過,影子大幅晃動,門窗卻一如往常,房內悄立另一道人影。

「瞳。」輕聲笑著呼喚,瞳任由人影將自己從背後攬住,習慣性的也是輕嘆口氣。

「壬……」

「怎麼欲言又止的,妳想說什麼就說,不抱了就是。」

「你知道的。」

背後沉默了良久,才漸漸鬆手放開瞳。

「嗯,我看到了,接下來他們會查驗事實與否,妳就好自為之吧!」

我曉得的,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爆發了,不被人懷疑才有鬼。捍衛自尊?在更早以前,瞳就不相信這種東西了,一樣會被踐踏,讓他人覺得踐踏起來沒價值、一點意思也沒有,也算是一種小小的勝利了吧?但是我卻感到莫名的空虛。

「瞳,妳在想什麼?」

「善後。」之後還要繼續裝嗎?把這次當成意外,還是留屋查看亦或調至本家呢?執法堂會輕易饒恕或者就一舉成為本家的棋子軍團,實在是沒頭緒。可是這並非真心話,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妳想的真周到。」壬又笑了,抿著的笑意傾洩出來,瞳第一次覺得潰堤也沒關係,不想再逞強也沒關係,流露出情緒也沒關係。

「壬,不走不行嗎?」

修練從來不曾停止,但是經由壬,瞳知道這陣子本家並不好過,派出去的人最後是被送回來,卻沒有一個是全屍。

壬跟她不一樣,瞳是本家旁系很遠的小分支,但壬不是。壬離旁系反倒遠了,距本家則近多了,而壬理應不該出現在這裡,不過了解身世的話就很好解釋,人類的慾望總是令人難以自拔且無法自制,壬是不受控制下的產物,他自己這麼說。用勢力壓制了另一個家族,掠奪所有看到、聽到、感覺到的東西,所謂征服不過這麼一回事,女人充其量也只是此次鬥爭的附加價值。壬就是這麼誕生的,來自一個從小就教育要學會不論何時何地都得把持住心思的家庭,多麼諷刺。

所以壬就算修習的如何精進,也只是多此一舉,不如放浪形骸去享受生活還划得來呢!

所以瞳認識了壬。多麼的相似、多麼的同病相憐。

而如今壬被當成棄子,瞳想她今天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才出手的吧?

「瞳妳今天該不會就是這樣才出手的?」壬將瞳撇開的頭硬是扳了回來,神情再認真不過。

「我不是不懂妳的心情,可是你不是跟我保證過了,這幾天妳都是在騙我嗎?」

「……」

壬好像很受傷,明明感覺心缺了一角的人是我啊?我到底是做了什麼,最後還是只能兩敗俱傷嗎?從來就沒有享受過幸福,眼下的情況更是雪上加霜,還是只能一樣,我們這種人想要獲取快樂,也就僅是自取其樂而已。

「壬,你知道剛剛跟我比武的笨蛋做了什麼傻事嗎?他好好笑呢,如果你在旁邊有認真看應該有發現吧?」

「啊啊、妳是說他誤認了四季鏢那件事吧。竟然連妳發了幾個鏢都不清楚,真虧他還能活到現在。」

「對嘛,也不想想我是誰教出來的。」

才剛慶幸壬似乎因為自己的話題而和緩了臉色,下一句話卻被潑了滿頭的冷水。

「是啊,也不想想我是費了多大的功夫救下妳來,妳就這麼輕賤自己的生命。」

「我沒有!」貌似被嚇到了,我之前都沒有過這般高漲的情緒。

「我也是因為你,我想要證明我的能力可以跟你站在同一陣線,存活的機率不就會大很多,你為什麼要否定我?教導我的人不就是你嗎?」

「妳是白癡嗎?證明了有什麼用,他們只會懷疑妳。再說,妳通過了試驗又怎樣?棄子的意義妳懂嗎?我絕對可以活著回來,妳去了是讓我多一個累贅,還要分心保護妳,不要說我否定妳,看著妳成長的我還會不清楚嗎?」也不管瞳的臉整個蒼白到面無血色,壬移向窗口。

「聽好了,就算妳去了那裡,發生事情我也不會救妳,了解嗎?」壬以輕盈的動作躍出窗口。

如果一切都沒發生過就好了。不要認識壬,不要特別對誰好,不要格外在意誰,不要為了誰而付出,不要自作多情,是不是就不會有傷害發生。

讓一切回歸原點,關上窗、閉上眼,躲藏於黑暗中,隱匿像我一般汙穢的存在,如同以往。只是嗚咽聲依然突破寧靜,有種窒息的感覺揮之不去,好難受……

「喂喂!瞳妳有聽到我的聲音嗎?怎麼啦,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還好吧?」

「請問──」

「唉,今天是我們約好一起出來玩的日子,行程安排上是下午要去找北羽他們,目前是清晨要做訓練,瞳妳想起來沒?」

「是,倉世。」

「那就好,接招!」

就連嘆氣都十分相似。距離那天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但好像還沒有久到可以調適回原本狀態的時間。

倉世人很好,姑且不論她動用權力調查我身世的問題,她幫了我,更準確來說是她認出我曾經救了她,所以在那一天時她毫不顧忌就拉了我一把,就此脫離本家的掌控,最多也僅能脫離,斷絕大概要等到血緣被抹煞存在才行。

我什麼都沒說,也不想說。但倉世就彷彿都瞭解一樣,她想必知道吧!所以才盡力為我做這些事,儘管有一層利益牽扯在裡面。

「我說,瞳妳什麼時候才能不要依戀別人啊!」

「?」

「我知道妳不喜歡待在一個人的密閉空間裡,所以我才跟妳睡,但是我剛剛不過出房間去盥洗,怎麼回來時妳就有呼吸困難的樣子,還掉了眼淚,是有多不習慣沒有人啊?妳也太敏感了,不是還沒醒嗎!不科學。」

大概是又夢到了吧!清醒後過了一小段時間,夢境只剩一團朦朧,卻隱約留下悵然若失的痛,也許是我太執著,不想去面對、不想去放手,真的很怕一旦忘卻我就找不回生存的意義。

「算了,反正瞳妳又不肯說,問也是白問。吶、我跟妳保證,在妳贏過我的那一天之前,我會讓妳對我卸下心防,而且我將成為妳心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倉世的匕首筆直的橫亙在我頸上,因為是從背後扣住我,那時的我即使前方有鏡子也無法映照出她隱藏於我背後的笑意,所以那時我無知的對她說道。

「妳就試試看。」

笑意更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