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合宿旅行

  秉持著一股好奇心,在音樂課時總算逮著機會可以問了。因為聲線偏低的關係,合唱時被發派在同樣聲部的瞳身邊。
「欸欸黑琹同學我一直有個疑問,妳是怎麼跟直谷同學搭上線的啊?感覺你們不在同一個頻率上......啊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交際技巧挺高端的,能不能也教我呢?」
儘管瞳蹙起了眉,卻還是繼續聊著,無論如何不可能一直板臉不回話吧?太失禮的話可不好呢,畢竟女孩子們多得是勾心鬥角啊!
「我說、高橋同學妳不會太吵了嗎?現在是上課時間。」果不其然瞳身後有人代答了,所以才說這五人組合很怪異啊!但沉默是金的瞳跟發言代理人倉世倒是挺合的,不明白的就是跟那群熊孩子怎麼混在一起的了吧?
「不過是一些疑問想解決罷了,下課的時候妳不介意的話就來聊聊?我可是樂意之至。」挑眉反看倉世的表情大概是戲謔吧?倉世不悅的神色一覽無遺。
「可以,所以現在請妳閉嘴,我不想被老師盯上。」
  抿嘴一笑後就不搭理她們了,答應赴約就行,我也不是死纏爛打的人,不過聽說祖母似乎非常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天曉得,我現在也只能靠聽說了。
「所以妳想問怎麼認識的?這算什麼?我跟妳可一點也不熟,妳的八卦之心會不會太誇張了。」捱到下課時分,倉世還未走出教室門就悶聲質問,真是躁進。
「沒什麼、我就只是好奇而已,不說也罷,我貌似被這個班稱作道聽塗說的放羊孩子,可惜我不是男孩子呢!不然就更符合了。」
「放羊的孩子?你的風評真差。」
「欸?你來啦、桐山同學,這樣正好,神代同學不知道為什麼都不跟說你們相識的經過,我只是想來找題材,你就說嘛!」一點也不意外後方有人跟上,想必我現在已經被包圍了吧?真是的,搞得我彷彿是入侵者一樣,這五人的小世界也太幽閉排外了。
「找題材?我記得你跟文藝社沾不著邊吧?要麻也應該是時川或竹田同學啊,他們不是還曾經聊過什麼要爭取社長位子的言論嗎?」
「直谷同學你知道的真清楚。」
「沒有啦、只是路過,聽說而已。」似乎想起了什麼,北羽回完後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他們之間曾經有過衝突嗎?算了,如果是的話應該不難打聽,到時候再混入人群間交流八卦就行了,先辦正事。
「嘖……不過就是暑假旅行碰上同班同學,聊一下發現合得來嗎?」
「對對、簡而言之就是如此,高橋同學滿足好奇心了嗎?我覺得妳趕快離開比較好,巳業脾氣不好呢!」
「你在關心我嗎?桐山同學你人真好,我知道了,謝謝啊!」誰聽不出來那是逐客令,雖然拿別人的名諱狐假虎威,但也順勢離開了,巳業是不會說謊的,雖然嘴巴很壞,不過至少有點資訊,旅行嗎?怎麼想還是怪怪的,回頭瞥了眼,那群人已經開始交頭接耳了,想必是在議論自己吧!
  不遠處,神代五人的確是在議論她。
「那傢伙腦袋有洞嗎?沒事問這些幹麻。」剛趕人走的彌也抱怨。
「……她是新聞社的,也許真是找題材。」瞇細眼的巳業沉聲回。
「也不能怪她啊!我們的確是一拍即合,誰知道上學期沒交集的同學會變成如膠似漆的朋友,更何況還有雙花在呢!」瞅著倉世跟瞳,北羽微微一笑,當時在罕有人煙的廢墟巧遇兩位被班上稱為班花的存在時,何止是驚豔啊!雖然瞳惜字如金,加上長年不綁髮讓它青絲垂掛,給人一種冷涼的氣息,但是此次因為是私自出遊的關係嗎?稍微打理一下的她完全不負稱號,不愧是高嶺之花。至於倉世的印象,就是流落花叢間、片葉不沾身的感覺吧?知道這拿來形容女孩子很奇怪,所以從未說出口過。但看啊看,這女孩跟誰都很能搭上話,除了討厭的人以外,連被班級視為不良少年團都打滾過,容貌、品行與成績更是一等一。巧遇時和倉世四目相對忽然綻出的嫣然一笑,恍惚間在心中仰天長嘆,又一個不愧是花般的女孩,可惜不是含苞待放的花、而是一朵成長為完整形態的交際花啊!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男孩子算是暴殄天物了?」
  無視另一邊北羽引得彌也的殺氣四溢,瞳無語的和倉世對望了一眼,從對方眼中讀到了徬徨,於是輕拍倉世的肩。
「沒事,應該不會那麼敏銳。」倉世淡淡的道,說給瞳聽又像是跟自己安慰。
  瞳斂下眼睫,她當然曉得對方在顧忌什麼,但她可一點也不擔憂,不覺得會有人猜到秘密,畢竟……連那三個男孩子都被矇在鼓裡啊!而且那場行動根本是一連串的意外形成的,倉世這位策劃者應該再清楚不過,她很快會調整好心態,不過是段小插曲,高橋同學只是場鬧劇。
瞳才不相信高橋同學可以猜到前因後果。
「聽我說聽我說,我一早來啊,又聽到意外的言論了,據說文藝社似乎要在暑假辦合宿旅行欸!」
「文藝社能有什麼社團活動,是去找靈感嗎?哈哈。」
「……你的重點不在這裡吧北羽?」
「嘿嘿還是巳業你懂我,那個啊、我也想要來一趟旅行。」
「蛤──」
「隨便你。」
「喂喂你們兩個,也太自在了吧!可惡你們都沒有家庭因素要煩惱,我也要跟團,我絕對會說服那老頑固的你們等著瞧。」
  然後,勾著如沐春風的笑容,倉世十分自如的在瞳前面位子坐下。
「吶吶、暑假有空吧?我想跟妳在一起幾天。」
  默默頷首,那時候她還以為是功課上有疑難雜症,或者是與家族有關的交易,純然沒想到會是一場突發奇想的密謀。
  所以說,高橋鵲還是太嫩了,這可不是巳業輕描淡寫一句帶過的普通旅行巧遇,計算過的合宿旅行連參與的她都是最末才知曉整齣戲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