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櫃子裡的秘密

  「百百你不覺得那些人像是有意守護什麼的樣子嗎?我覺得這一定有陰謀,要不要跟我一起調查啊,有好處不會少你一份的。」
  「跟妳說過多少次不要叫我百百很丟人欸……算了。妳剛在說櫃子的事?就算我跟妳想法一樣我也不會去探究,要是招惹上不好應付的事情,圖書委員的位子會不保吧?」百澄一臉的不願意,我也不是不知道學校的圖書委員多麼難取得,據說是要學年成績在年級前10%,並且對課外書有高度熱忱,在編碼及熱門借閱上有相當敏感度,一聽到立刻可以找到相關書籍的才能,經過這樣的技能考試和面試才可以當上。
  所以要是被學校發現,那摘掉圖書委員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懲罰。
  我可不覺得學校對這件事不知情,雖然不至於鬧到滿城風雨的地步,但也算得上是一個話題了,對於靈異啊破解不可思議,用科學證明一切的小團體之間,這只是茶餘飯後八卦的其中之一。
  「鳶,放棄吧。雖然很想這樣說,但只會更激起妳的好勝心,還不如對妳說我察覺不到其中任何的好處所以放棄與妳一起行動比較好。」百澄嘆了口氣:「快收拾書包吧,這時候應該沒人在,我等妳明天的好消息啊,再見。」頭也不回的揮手離去,大概是不想望見向他致意的感激微笑吧。
  百澄既然說應該沒人在,多半就是不會有人了,圖書委員很難選,當然也是有可以得到的好處,不然百澄哪會這麼用心。為了不辜負好意我還能等什麼呢?
  「高――橋同學,回神啦!」
  「叫我?有事嗎?」
  「不然我們班還有第二個姓高橋的嗎……好啦,聽說妳對甜點有研究對吧?可以陪我們一起去挑些用具順便給些建議嗎?跪求幫忙。」
  「拜託妳了。」
  大概是看我面色不善才趕緊切入正題,但怎麼突然開始請求,就連躲在後方的實杏都囁嚅喚著我的名字。
  「鳶,求妳了。」
  該怎麼辦呢?
  「我記得昭玄同學也很擅長,妳們幹麻不找他?」
  「也不是沒動過這個想法。」
  女孩子們苦笑。
  「他說妳比較厲害,叫我們來找妳。」
  「而且昭玄同學畢竟是男孩子,對實杏太勉強了。」
  欸?意外的有同學愛呢,我還以為只是一群只想靠手工甜點擄獲他人的蠢女孩而已。嘖嘖,那就幫一次吧。
  「說的也是,跟著男生學,幾個星期後的情人節不就沒戲了。我敢打包票妳們去問昭玄同學後一定有人去問食譜,想著心上人會送什麼呢!」
  不意外看見幾位女孩飛紅的臉頰,估計沒想那麼多,有些人甚至鬆口氣,看來她想送的對象就是百澄,但礙於好友而沒說出口還陪同去求百澄教,這樣沒膽的女孩百澄會喜歡嗎?
  算了,管他那麼多,只是去採購兼教學而已,沒必要替她們煩惱那麼多。
  「時候不早了快走吧。」
  這句話過不久我自己又咕噥了一次,真的是時候不早了,她們是知道我只打算幫一次才一古腦的把能問的都問光,還問一堆根本是基本常識的問題,沒帶腦子嗎?自己去查不會喔?
  轉了一個彎,見到的不是住宅區,而是雪白外牆的學校。現在估計會有人守著,但沒辦法啊!
  「真是對不住啊百澄,要是被抓到我就是死也不說同謀。」才剛晃進櫃子所處的教室走廊,冷不防就被掩住口鼻,可惡明明沒差幾步了,所謂咫尺天涯就是這種感覺吧?
  「那妳就不要喃喃自語,妳會害死我。」熟悉的聲音,語調卻十分冰冷,但是呼吸竟然平順了下來。
  「百澄,你就不怕我大叫嗎?」
  「不會有人幫妳的,我怕什麼?」
  忽然間,我不敢轉身了,百澄跟他們是一夥的!難以置信,但這種情況還容多想嗎?真是太大意了。
  「我原本以為妳會回家的。」
  「?」
  好像想通了什麼,我驀地轉身揪住百澄的衣領。
  「是你吧?叫那群蠢女生攔住我的,跟你通消息的是實杏,知道我為什麼會懷疑嗎?那群蠢女生不知道實杏 跟你還有我的關係,還自以為的斷言,實杏只是聽從你的話要留下我,卻沒想到找了一群豬隊友。我原本可以甩下她們的,但你知道我不可能拒絕實杏,可事實上是我想挑戰你到底隱瞞了什麼,陪她們去只是證實她們不過是棋子,主使者還躲在幕後,所以我回來了,從一進大門就覺得背後有人跟著我,到了這裡才叫破你,一半是相信你不會傷害我,另一半……」
  深吸了一口氣,微笑。
  「既然你不想讓我知道,那我就不去挑戰你的底線,不過挑釁倒是滿好玩的。」
  「說不過妳,好吧我就通融一次,我帶妳去看看那個櫃子,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妳明天去宣傳也無所謂,只是恐怕妳會被盯上。」百澄苦笑了下,領路。
  這麼輕易就放行?腦袋有點暈乎乎的,其實挺輕而易舉嘛。
  「鳶,妳知道上任的學生會長嗎?」
  「晴夜會長,誰不認識。」
  「這間教室就是晴夜學長向學校要求的私人空間,所以那個櫃子其實是晴夜學長的私人財產,沒有鑰匙進不來這裡,學長畢業後這裡變成超自然研究社的社辦,但社員依舊不碰那個櫃子,知道為什麼了嗎?」
  「私人財產?學校幹麻不撤除啊?不對、是學校根本沒這個權力?」
  「雖然要求封鎖消息,但總會走漏風聲,仲夏夜四變奏曲──星夜月流,看來夜家族是先行曝光了。」
  倒抽了口氣,在看到百澄小心翼翼從口袋抽出手帕緩緩拉開櫃子兩扇門後,反而噎到了。
  「咳、下午茶具?」
  「斥資上百萬的古董收藏。」
  語不驚人死不休,不是不能碰,是怕一碰就碎啊!
  「滿足了嗎?」
  「我要說出去,就是跟整個夜家族作對吧?」
  「其實不會,晴夜學長還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不要再來探訪了,偶爾還會回來喫茶的晴夜學長都煩不勝煩,總要派人攔住學弟妹們,要是除了學長還有家族其他人,就真的會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囉。」
  「那你怎麼不去宣傳幫會長完成心願?」這實在很耐人尋味。
  「這樣才有機會再見到晴夜學長啊,你們這些小貓都不來我不就沒理由被學長找去護衛了嗎?」
  「學長控……好啦知道了,我這就回家,你明天真的要等我的好──消息啦!」拉長了音,明天這一定會成為頭條,呵呵眾星拱月的感覺很不錯的。這時的我只顧得上開心,沒發現百澄並未跟上回家的行列。
  「總算送走了。」目送鳶沒入夜色的身影,百澄輕輕的將茶具下方的茶盤轉了幾圈。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我們家族什麼時候被傳得這麼殘暴了,昭玄同學?」
 櫃子隱沒後從黑不見底的密道出現的正是學長。
  「不過還是感謝你的通風報信,才做得出如此佈置。」晴夜學長微點了頭。
  「學長才厲害,短時間內就做得出我要求的佈置。再這麼隱瞞下去不是辦法,至少障眼法必須先上,堵一陣風口。」
  「是啊,你那句話其實用得很好,Curiosity killed the cat,but──」
  「Satisfaction brought it back.」
  「不錯嘛,你也知道,怪不得你戲做得這麼足。
  「但我們貌似必須會談一陣,你說你沒理由……」
  「我、我開個玩笑而已,啊!學長我還有門禁先走一步啦!學長多保重。」
  一溜煙的跑了,留下晴夜一人。嘖、不能讓人知道這裡有密道,還直通晴夜家族,看來必須擴建成迷宮比較保險。唉,才不是什麼偷閒怕被人發現,連昭玄也不知道,其實櫃子沒什麼秘密,真正有秘密的是人啊!我啊、體質見不得光,所以才必須從這裡上學,這件事夜家族瞞天過海得很成功,不過意外什麼呢?夜家族瞞的事情還少過嗎?夜深了,還是快回去睡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