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158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找不到的東西

  「姊,你知道人生的意義嗎?」
  蘭的弟弟跟她差兩歲,而才剛上小學的弟弟卻已展現驚人的天賦,但身為他的姊姊,蘭知道他是只侷限在那方面上,不知情的大人們卻還硬是要拿她跟弟弟比,不過蘭並不介意被比較,可她擔心弟弟會受到影響走偏,所以一聽到那種話題,她便會故意找藉口將弟弟帶離現場,不過蘭現在卻覺得有些多餘了,會問出這種問題的弟弟,恐怕什麼都看在眼裡了吧?
  「小薰,你以後會慢慢明白的,現在你好好享受當下就可以了,知道嗎?」
  「以後是多久?到姊姊這個年紀嗎?」
  這還真是難回答,薰今天特別的咄咄逼人呢,蘭心想。
  「薰,不想睡的話,陪我逛逛吧。」
 
  兩人也不管秋夜金風還喧囂,披著斗篷就溜出家門了,林木稀疏,照下的影子隱約有著肖似惡魔的身形,蘭感覺到薰牽著的手又握緊了些,薰畢竟是孩子呢。
  「薰,你有翻過父親書房裡的天文學了嗎?」
  薰輕輕地搖頭,幾縷髮絲掃過蘭的手臂,蘭斟酌一會後,復又開口。
  「那你用過望遠鏡吧。」
  不等薰點頭,其實身為姊姊的她早就知道答案,只是她要聽薰講,她要薰試著去表達。
  「嗯,看到超多星星的哦!不過最喜歡的是最亮的那一顆!」
  「是那顆嗎?那顆是渢,寫法是這樣的。」
  蘭牽著薰坐在夜裡還閃爍著點點似霜的白三葉草原上,手遙指著天邊的星空,其中有顆星非常的亮,令一旁的星采都相形失色,唸出名後又拉著薰的手開始寫在地上。
  「渢……?原來它有名字啊!」
  薰一臉驚訝,其中也包含了驚喜,這年紀的孩子,什麼新奇的東西都可以引起興趣,進而去學習,蘭當然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你再仔細看看旁邊的星星,他們其實也都有名字,像是這顆它的名字叫汎,這顆是沢……」
 
  弦月上移,悄悄的夜又更深,薰漸漸地有些想睡,蘭也就停下解說。
  「睏了?其實這些在父親書房裡的天文學裡都有哦,不過姊姊也並不是要你記這個,薰,你在我教你的時候有發現什麼嗎?」
  「發現什麼?嗯……它們都有名字!而且名字都很美呢。」
  蘭並未接話,她在想若沒有引導的話,薰自己可以想的多遠,不過許久後再也沒聽見聲音,蘭才開口。
  「薰,它們是星星,它們都有名字,正如我們一樣,我們是人類,我們也都有名字,你是薰,我是蘭,即使是同一類別,我們也各不相同,你知道姊姊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嗎?儘管這是你可以清楚意識到的事。」
  蘭看著薰偏著頭正講出不是很懂這句話時,蘭沒有嘆氣而是輕笑著說下去。
  「就是因為不一樣,所以你問姊姊的那句話,姊姊只能跟你說,你以後會自己明白的,畢竟我們不一樣。你看看那些星星,渢這麼亮,你知道它是引路星吧?它跟汎做的事一樣嗎?渢的意義是引路,但汎呢?我的人生跟你的人生呢?我們的人生意義都有所別。」
  蘭述說著,薰點了點頭似懂非懂。
  「所以現在你不用太煩惱,因為我們還有一整個人生讓我們去思考這個問題。」
  以為可以收尾了的蘭,打算牽著薰沿原路回去夢鄉,卻發覺薰並沒有想起身的意思。
  「那姊姊找到答案了嗎?」
  薰的問話使蘭有些措手不及,這個答案能夠隨便敷衍嗎?蘭不曉得說了實話會怎樣,可是她知道不能夠去破壞一個孩子的夢,儘管她自己的早已被破壞殆盡。
  「姊姊找到了噢,可是這是秘密,因為這是我的人生意義嘛!」
  「什麼嘛!姊姊真小氣,那以後我找到也不告訴妳!」
  「嘟什麼嘴巴,你這樣也不可愛的,鼓起腮幫子比較好玩啦!看我捏!」
  「姊!很痛欸。」
  蘭笑得格外暢懷,笑到不禁濕了眼眶,她不敢跟薰說,她找不到了,什麼人生的意義,對一個被摧毀的人生,還有意義可言嗎?
 
  她可是,連人生都沒有了啊!
  因為她是弒掠一族的孩子。

  而蘭她,讓自己屈服在族名之前。但她絕對不會讓弟弟步上她的後塵,即使這必須犧牲到她與弟弟的感情也在所不惜,於此計畫曝光之前的關係,僅僅是布局的一小部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