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攝影機裡的臉

  微風剛過,柳葉擺盪的幅度卻遠遠大於微風所吹,看來是又在玩捉迷藏了吧?亂想著,可是一定不會有藥研在的,聽說第一部隊被帶去審神者那裡不知道談些什麼話了,真好奇呢……偷偷在外面聽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勾起調皮的一笑,就溜走了,這次擺盪的裙子幅度倒不比柳葉遜色。
  
  「這是?」
  「為了不要跟你們斷聯的通訊器,這樣講可以理解嗎?還有拍照兼錄影的功能,我不在時你們可以用這些創造回憶,回來時我也能知道你們都過得很好。」
  覆蓋著面具的人對著提問的藥研平淡答道。
  「哦?這東西不錯啊!不過這要怎麼使用啊?欸?不用拿說明書給我啦!我自己摸索比較有趣,這東西應該不會很容易壞掉吧?」
  「我想應該不至於壞掉,如果你沒拿去惡作劇正常使用它的話。」
  「放心交給我吧!我一定會物盡其用的!是這樣說的沒錯吧?」
  「就是交給你我才不放心,不過如果是你的話,的確會好好利用的吧?好了,看你那麼想嘗試,去玩吧鶴丸,我也要忙了。」
  「告辭。」
  一行人迅速退出,正要休息嘆一口氣時才發現房內不只自己一個人。
  「誰?」
  一瞬間釋放的氣息在感知到是藥研後才迅速收回。
  「怎麼不出聲?」
  「失禮了,怕出聲後打擾到大將。」
  這孩子真是……。
  「你不是失禮是太多禮了,說吧,有什麼事?」
  「大將狀況似乎不是很好。」
  看來是瞞不過去了,唉,剛剛話語中明明已經盡力掩藏了。
  「嗯,你說的對,這也是為什麼將通訊器給你們的原因,這陣子可能不行時常來探望,有事再跟我聯絡,記得多拍些照跟錄影片,看到你們好我大概也能調適好心情吧,還有事嗎?這次的事我還能自己應付,你不用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是。」
  這次藥研倒是果斷退出房內,才剛走出屋外,就看到一頭金燦長髮在自己眼前晃動,忍不住就順著撫下。
  「不給摸!怎麼鶴丸都出去拿著一台什麼東東好一會了,你卻現在才出來?」
  「那東西叫通訊器,據說還有拍照跟錄影的功能,真擔心會不會被弄壞,是說你叫人都這麼隨興嗎?」
  「哼哼鶴丸想跟我搶一期哥我都還沒算帳,不尊稱他只是第一步呢!」
  輕輕地笑了後,藥研便拉著亂去找鶴丸,畢竟聽完那席話後,總覺得那台通訊器並不只是通訊用了,其實後面那句才是重點吧?
 
  「鶴老爺不公平!通訊器只有一台你怎麼可以霸佔著呢!」
  「附議。」
  鯰尾對新奇的東西也會想摸索,至於骨喰雖然沒那麼好奇,但鯰尾都說話了,對照顧自己的人幫忙一把是正常的吧?
  「欸?再讓我摸索一下嘛!而且你們也想知道一期的睡臉吧,等等我們去偷拍一期怎麼樣?我拍照技術還不錯噢,你看看。」
  「你太惡趣味了鶴老爺!」
  鯰尾驚呼,這角度抓的真是好,還在從容走過來的藥研跟亂,完全沒意識到被偷拍了,重點是還拍得很像情侶照,這下鯰尾只覺得鶴丸現在的動作……是想拖他下水吧?等等被藥研和亂追殺不是鬧著玩的啊!
  「我們、還是先走一步好了,不知道廚房有沒有要幫忙的呢?」
  拉著骨喰就這麼跑了,鶴丸則不疾不徐的趁著那對兄弟離去時產生的煙塵躲去其他地方。
 
  「鶴丸?」
  原本靜靜啜著茶的鶯丸,聽到草叢窸窣聲抬起頭後,只見到頭上還掛著樹葉的鶴丸,難道又是在玩捉迷藏嗎?
  「是鶯啊,只有你一個在喝茶?」
  「你是想問一期吧?他在內室休息的樣子,你要來喝點茶嗎?我有多泡。」
  不客氣地坐下後就端起另一杯茶來喫,鶯丸只是輕放了茶杯又斟,隨後拿起了鶴丸放在一旁的通訊器,不明所以的翻轉著,鶴丸也沒制止,畢竟鶯丸不是孩子們了,所以鶴丸只是邊喝邊解釋。
  「這樣啊,所以你是想拍照嗎?不過這東西好像會發出聲音?有辦法消音嗎?不然你偷拍一期動靜太大,我想我這個喫茶的地方就又要換位置了。」
  「你這樣到底是為我著想還是為你自己著想我都摸不清楚了,不過鶯你真是太聰明了,我來看看……應該是有可以消音的吧?」
 
  於是一期就這樣被鶯丸賣掉了。
  當一期醒來後出去外面,見到的卻是鶴丸被自家兄弟包圍的情景,這不只是很新鮮,一期還覺得有點被拋棄、受傷的感覺。
  「鶴丸殿,你們在做什麼?」
  「咦?一期哥!」
  剛剛說好要把風的呢?亂!
  不要看我!我跟你們一樣好奇鶴丸都拍到了些什麼啊!不能怪我!
  我就知道亂是這種性子,這下完蛋了,不過鶴老爺應該會最慘。
  厚、亂、藥研眼神交流後就放下心跑去圍住一期哥了,而被晾在一旁的鶴丸也沒意識到下一瞬間那幾個人是跑去告狀了。
  「鶴丸殿!這些是什麼!」
  一期脹紅了臉,從亂那裡拿到的,是自己剛剛在寢室休息時的睡臉,這實在是非常的丟臉!更別提今天太累衣衫都沒換,有些凌亂的樣子!對著鶴丸質問時,粟田口兄弟們很識相的迴避了,不忘收好那些照片,想想一期哥拿著的照片是亂被沒收的吧?看亂一臉懊惱的樣子,真不該去告狀的。
  「照片,嗯、有你在內的照片。」
  「不是這個問題!我問你為什麼會有!」
  欸?一期好難得的失控了,可是臉紅的真可愛,真想讓他紅下去再趁其不意時偷拍,腦袋想著這些的鶴丸,也沒忘記回話。
  「唉呀、還不是因為我們不能常常見面,難得有這個可以拍照兼錄影的工具,想說就可以隨身攜帶有你的相片,然後──」
  接著鶴丸傾身靠在一期的耳邊「像這樣感覺你在身邊。」
  「鶴丸……殿!靠太近了!」
  推開鶴丸後只聽到「喀擦」一聲,意識到什麼的同時,一期也想到報復的手段了。
  「鶴丸殿你站住,那東西給我。」
  「嗯?啊、你也想要照片嗎?好啊,讓你拍。」
  等鶴丸將通訊器交到自己手上後,一期才開口。
  「鶴丸殿會這樣想真是太卑鄙了,都準備好要被拍照了,這樣對我來說不是很不公平嗎?我這是要沒收的意思。」
  一期笑了笑,就這樣將通訊器收進內袋,拋下一臉錯愕的鶴丸走了。
 
  「聽說你把鶴丸整的很慘。」
  望著一期習以為常的坐下後拿起杯子喫茶,鶯丸也不說那是剛才鶴丸用過他忘了洗的,這兩人的關係還真是令人瞎操心呢。
  「唉、我還真懷疑你真的是一直坐在這裡嗎?消息還真靈通。」
  「呵呵。」
  鶯丸輕笑,還不是一期那群可愛的弟弟們在大肆宣揚鶴丸吃鱉的消息,不說還真不知道一期會有整治鶴丸的手段。
  「說起來那東西有錄影的功能呢,到現在我都還只看到照片而已,不知道影片會是如何呢?」
  鶯丸只是敘述他所知道的,不過他想一期應該會了解他表達的意思。
 
  月亮漸漸升起,夜晚的簾幕就悄悄拉了下來,而在黑夜之中,鶴丸的存在就會強烈的彰顯出來。
  「鶴丸殿。」
  鶴丸眼望一期從黑夜中出來也沒被嚇到,一期那如水波一樣的髮色早就暴露了蹤影。
  「這麼晚了還約我出來,是想做什麼呢?幽會嗎?想不到一期你有這種興趣。」
  「難得這幾天審神者要忙,沒法指揮你們第一部隊出陣,敘敘舊不行嗎?」
  一期平淡如水的述說,鶴丸忽然覺得這次自己大概是玩過頭了。
  「當然可以,只是你想談什麼呢?一期。」
  鶴丸踱著步伐接近後,就順勢牽起一期的手漫步去了,一路上除了蟲鳴唧唧,再沒有多少聲音去介入兩人之間。
  「鶴丸殿,那些照片你真的會帶在身邊?」
  鶴丸的步伐頓了一下,不禁啞然失笑,他喜歡的一期怎麼這麼可愛,但也做出了保證。
  「是啊,不過這麼可愛的照片當然只會我自己看,你別擔心會流出去。」
  除了你家弟弟們……為了博取你家弟弟的好感,這是必要手段,鶴丸心想。
  「既然鶴丸殿都取走了一樣東西,那我也能向鶴丸殿討一樣東西嗎?」
  「一期會想要什麼我還真好奇呢,說吧,你說什麼我都答應,呃、我做得到的話。」
  「一句話就好,我們這麼久沒見,給你一個機會,看你想說什麼,只是有時間限制,十秒,你不說的話也沒關係,現在開始倒數,十──」
  「欸?什麼?」
  「九、八。」
  「停!好好、我說我說,你別那麼心急嘛,這種事急不得啊!讓我緩口氣啊!」
  才剛深呼吸完,眼見一期又要開口倒數,鶴丸就沒多想什麼脫口而出。
  「──」
  隨後擁了還呆著的一期入懷,難得看到這麼認真的鶴丸,也不能怪一期恍神。
  然而這段甜蜜的時光卻被突兀的「叮」一聲打斷。
  「啊呀,時間到了嗎?」
  亂一點也不在意打斷了鶴丸的好事,就這樣從暗中走出,笑看慌亂的鶴丸。
  「鶴老爺真是抱歉了,我們這是奉命行事。」
  藥研笑了笑,將手中的通訊器舉高,不過一期哥貌似失算了呢?
  「一期你作弊!」
  想通了一切後,鶴丸轉過頭念一期,卻發現一期已經先臉紅的撇過臉了。
  「嗯哼,來回放看一下成果好了。」
  亂真是一付不怕天下大亂的樣子,搶過藥研手中的通訊器就開始檢查影片。
  只見影片中一期開始倒數,有點手足無措的鶴丸就搶過話頭,隨後一改隨興的態度,很慎重的對一期說著。
 
  「這陣子,讓你久等了,一期。」
 
  -fin-
 
後話
 
1.
  「吶、一期你那影片可以刪掉嗎?你在播的時候我都覺得很丟臉欸。」
  「那鶴丸殿的照片……。」
  「算了算了你還是留著吧,別被人看到或聽到了。」
  「丟臉的又不只你一個。」
  「說的也是,一期的臉皮真薄啊!一下就臉紅了好可愛。」
  「鶴丸殿!」
 
2.
  「那個錄影功能好像挺好用的,鶴丸殿當時怎麼只用拍照?」
  「因為聲音我還是喜歡聽一期你對著我說,從那東西傳出來的聲音,心意好像就減半了一樣,不過看你還滿喜歡的,要我多講一點嗎?不過只限定在你耳、邊、說喔?」
  「鶴丸殿你還是去出征吧。」

3.
  一瞬間景物產生了疊影。
  亂察覺到的時候,藥研已經在前往那位審神者的房間路上了,嘖,有必要做到這樣嗎?但還是強壓下心中的不滿,畢竟嚴格說起來,是她賦予我們形體的。
 
  輕敲紙門還未得到同意,藥研就逕自進來。
  「誰允許你進來了?」
  審神者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只是就事論事。
  「這次的結界在大將回來時動靜又大了,靈力的狀態不夠吻合還強撐著會傷害到身體。」
  「所以呢?我回來這裡可不是要聽你訓話的,交代辦的事情如何了?」
  「這……」
  藥研首度覺得有些難以啟齒,都怪亂的餿主意跟一期哥的私心,通訊器目前就猶如之前大將說給他聽的故事裡,那個不能打開的「潘朵拉的盒子」一樣。
  「怎麼?難道是辦事不力?不、不對,東西根本不在你這裡吧?」
  覆著面具的人原本還難得意外於藥研的反應想調侃一下,才又釋出感知卻發現東西根本就不在藥研身上,這是找錯人算帳了,為了掩飾失誤也不顧靈力還不穩就又再次探出感知,鎖定後直接放出陣召喚過來,而因為覆著面具,亦沒人發覺那人在施展靈術突來的臉色一白。
  不過那臉色在一會兒後一點都不成問題,藥研比較不明白的是大將在點開影片不到五秒就跟自己討了兩捲紗條後立刻遣退他的行為,大將的舉止還是一如既往的神祕呢……。
 
  是啊誰會知道在那個房間裡,審神者臉上還有未擦淨的兩條血絲。
  「要不是我在外科病房實習,還剛好是耳鼻喉,這紗條我還真不會放……幹的好啊!我就是要這個!不過記憶體不足是怎麼回事?明明看起來照片沒有很多?」
  操作著通訊器的審神者不久後撫額大笑。
  「太可愛了,以為刪除就可以了嗎?呵呵太嫩了,看來這個垃圾桶才是真正的糧倉呢!」
  發出不明所以的笑聲,審神者覺得這次即使抱著病也有回來真是太好了,終於又有動力去面對那……不知未來於何方的實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