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黎明的輕喚

  還以為天空只能是灰撲撲得彷彿罩了一層一層厚重的實質化空氣汙染,又或者根本如純粹的黑巧克力般濃得看不見星星,抑或說有著可以透過去的輕紗籠著,但是天空最原本的藍色,長這樣啊?這就是天空藍的顏色嗎?好美……
  睜開眼的時候,還不太明白,映入眼簾的怎麼會是如同古代宮廷的天花板,再眨眨眼後才想起自己又做了一場夢。
  「結果只是夢嗎?」說出口的話語帶著苦澀與剛起床的嘶啞,有種令人沉醉的音調,而本人的思緒卻一點也不迷茫。
  到頭來,還是只能依靠夢來看見,就覺得自己的生活異常悲哀,儘管在校園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人羨慕,但那都是他們盲目跟從的價值觀,如果知道真相,就會了解世界的殘酷,不過在認清以前,基本上算是壞了一對招子吧!
  也是幾年歲月如梭,陪伴在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只有寥寥數人留了下來,說是數人,也沒過五個,不是有人說過朋友不必太多,真心的一個就夠?雖然要的不算朋友,但都是心甘情願一路經歷了許多。
  清晨起床後總是該整理下思緒,坐在床沿沒留心時間的流動,直到發現今天的房間特別黑,直覺不可能是自己睡過頭,換句話說,就是陰天了。
  「我都忘了是這個季節了。」
  梅雨季。
  這意味著什麼,只有自己還有妹妹最清楚了。
  「唉。」
  等等去找一下妹妹吧!她的情緒大概正面臨低谷。
 
  「嘖。」
  一早起來就覺得真討厭自己的生理時鐘,這麼早起來是能做什麼?今天可不是晴天那般好的季節,不過討厭生理時鐘只是想找一個發洩對象,以免……以免我自己陷入無以復加的罪惡境地。
  「梅,你還好嗎?」
  「哥!你怎麼會在這裡!洋洋她人呢?」
  梅翎一瞬間收起無意間流露的情緒,她不想讓哥哥擔心。
  「我把她遣退了。」
  「洋洋又不是你的誰,自作主張的小霸王,這下是你要服侍我了嗎?」
  「如妳所願。」
  梅翎可沒有想過哥哥會就這樣答應了,看著哥哥就這樣整理起床鋪,梅翎只是起身去換衣服。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我來才對,畢竟我今天又沒事,你這樣會遲到。」
  陳述事實的語氣,當然不需要任何起伏,聽在哥哥耳裡一定不好受吧?但要我故作歡樂,太虛假了我做不來,而且就算我裝,哥哥也一定知道的啊!
  「也是,那就麻煩你了,反正穿妳的制服也一樣,就在這裡更衣吧!」
  「說起來江江呢?」
  才剛問出口,梅翎就知道答案了,早就被哥哥看透,一切都被哥哥算計過,我想這個世界裡不會再有人比我們還瞭解彼此了。
  特地將洋洋遣退,只是怕我會拿她遷怒吧?替哥哥換上制服這種事,也不需要避諱,因為我們兩個都做過,小時候能玩的遊戲不多,尤其像我們沒玩伴的孩子,幸好、幸好我們還有彼此,不用學會自得其樂。
  「江姊姊她大概在跳腳吧?不過她也應該要習慣了。」
  哥哥輕聲笑著,其實梅翎很喜歡聽哥哥的聲音,雖然我們兩個聲線沒差多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特別喜歡,儘管說著的是欠打的話語。
  「你又撇下江江了是吧?至少也要說一聲啊。」
  「說了我還能來找妳嗎?」
  「也是。」
  偏著頭思考了下,點頭同意哥哥的論點時,頭髮在一不注意時就被揉亂了。
  「妳想去學校對不對?不要瞞我。」
  明明是含著笑,我卻感到慚愧。
  「要不要再玩一次?我無──」
  「不要說了,竹……哥哥。」
  怎麼可能無所謂!平常能出門的機會就少的可憐,我真的有這麼自私嗎?不是為了道德、不是為了良心,只是因為我們只有彼此,為彼此付出並不需要理由。
  「我會乖乖待在家的,我保證,如果我不乖,就別告訴我今天發生了什麼吧!」
  「好啊!聽妳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在這樣的陰天裡,哥哥的笑容就彷彿曙光般和煦,周圍都被染上耀金的色彩。
  「嗯,如果有什麼好吃的也要帶回來哦!」
  「傻瓜,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過現在該去吃早飯啦!」
  輕輕被摟了一下後,我們就牽著手見母親去了。
 
  好像每一次都是如此,妹妹只要遇到陰天,心情也會跟著陰鬱,可是只要我去找她,就可以阻止的樣子。
  還真是諷刺,妹妹是生在陽光之下的人兒,而自己才是活在黑暗之中的孩子,不過若沒有妹妹,或者說妹妹沒有我的話,我們兩個都會活不下去吧?
  所以我不在意在陰天的黎明時,到隔壁房間喚醒陰鬱的妹妹,並不是不能接受那樣的她,只是覺得笑容更加適合她,其實妹妹笑起來,那抹笑意才更能感染人呢!妹妹卻每次都說我的笑容像曙光一樣,我才覺得妹妹如向日葵一般,只是她自己不曾察覺而已。
  如果妹妹要我在身邊才有那麼幸福的笑容,那我不介意陪伴著,直到哪天,某個人的重要性可以取代我,在那之前,妹妹的微笑就由我守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