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王宣天下☆逆世行道
關於部落格
佇足於此/
是否可以抓住剎那光景
  • 1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水憶雪

   越近深夜,涼風都變冷風直灌城市每條大街小巷,走在路上的瞳與倉世卻沒太大感覺,畢竟有著人牆,但被當作人牆的三人處境卻沒那麼好。
  「倉世,我們交換位置好不好?」
  北羽可憐兮兮的縮著脖子,嗚嗚嗚什麼叫男生就該憐香惜玉,所以就走在前面幫忙擋風吧!這叫性別刻板印象!他冷到快打噴嚏了。
  倉世被這樣說是不會有罪惡感的,但她也知道應該要體貼一下。
  「好吧、雖然還有點距離,但你都說話了還是換一家咖啡館吧!」
 
  「好啦!那我們來玩交換禮物吧!」
  「咦?不先吃點什麼嗎?」
  「是啊,北羽你也太心急了,這次我要附議倉世的話。」
  彌也難得的與倉世同一陣線,但是誰都沒注意到瞳的異變。
  那是──不會錯的!從這邊的小木窗看出去視野不是說很大,但對她來說已是足夠,是他吧?她想了他那麼久、就算長大了還是可以認出來的吧?他們的訓練有過變裝,但她總是能夠在人群中找出他,他亦是。
  「不好意思,我附議北羽的提案。」
  驚訝的不只倉世,在座的人都瞠大了眼,似乎不太明白瞳的意思。
  「我、有急事,可能要提早離開。」
  想不到什麼好藉口,瞳只能這麼說,但她想離席的心大家都看出來了,倉世卻只是意味深長的望了她一眼後才緩緩開口。
  「記得回來,這家咖啡館有兼做旅館的生意,我們會等妳回來一起玩交換禮物,今晚就在這裡開趴吧!」
  這是冥冥中的註定嗎?倉世原本預計要去的那家咖啡館隱密性比較高,但是沒提供客房服務,因為北羽所以才換的,但現在看起來也太巧合了。
  「好。」
 
  於是瞳追了出去,儘管已經脫離本家有一段時間,但她還不至於忘掉用身體記起來的技巧,對方沒有應用那些技術,所以很容易就跟蹤到了。
  但……真的是他嗎?都追過來了,近看才退卻,我怎麼這麼的懦弱!幹麻懷疑自己!這樣等於是懷疑他教給自己的技術不是嗎?
  「壬!」
  輕巧的閃過人群,繞到對方前面時才發現他不是一個人,瞳開始覺得離開溫暖的咖啡館是個錯誤的決定。
  「不好意思,妳認錯人了吧?他──」
  認錯?不可能!不過若是認錯似乎也好,要是他真的是壬,叫自己怎麼面對他身邊的女孩子啊?一開始見到對方就覺得很可愛,雖然比自己高了點,但在那個人旁邊還是只到肩膀而已。
  「喂、回神。」
  「咦?」
  發出簡短的疑惑,瞳剛剛思考沒有很久吧?不可能在冷風中打盹吧!怎麼回神後只剩下男孩跟自己了?
  「不介紹一下自己嗎?都刻意把我攔下來了。」
  「我?叫我瞳就好了,剛剛──」
  「唉、想問剛剛的事吧?虧妳可以在攔住人後恍神,還真該慶幸我跟砂繪沒把妳當精神病患,她說要先去老地方等我,叫我別讓她等太久。」
  那聲嘆息,不太一樣,他的更深沉,而這人則是帶點玩笑性質的,眉眼間也是飽含玩味,瞳想自己是否太衝動,不過若是為了他,衝動一回也無不可,總之先試探再說。
  「我打擾到你跟砂繪了嗎?」
  「呵,妳也真好笑,若是被打擾了,砂繪的先走一步算什麼、欸!別亂想,她可不是常常看我這樣拈花惹草、習以為常,回去會責怪我一頓的人。」
  「是嗎。」
  並沒有要詢問對方的意思,瞳在想若真是他,此刻應該也認出自己了,但瞳沒忘記自己是被倉世從中斡旋脫離本家的,算是叛徒,如果他還效忠著,那自己就絕對不能被發覺。
  幸虧有倉世在,瞳近年來與人相處上儘管寡言,但很會察言觀色,要模仿神色並不困難,可是對這個人,她覺得他並非做假,卻有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懷疑我嗎?也是啦,畢竟我們是初識嘛!對了,妳也叫我名字就好,葵。」
  「葵,你又知道我們沒見過面?」
  是啊,是初識,瞳明白那股感覺是什麼了!明明是初識,為什麼他們可以如此自然的並肩走在路上聊天?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居然放心跟著他走了?瞳不禁冒了一身冷汗,在寒風中更覺寒冷,起了戒慎之心後,問題犀利,只是語氣仍舊像是個普通女高中生。
  葵只是瞧了瞧瞳的神情姿態,然後搖搖頭笑著開口。
  「嗯,妳很有特色,我沒道理會忘記妳。」
  「聽到你這麼說心情真是複雜啊。」
  「是因為妳剛剛叫出口的名字嗎?也是單名的樣子?真巧我們都一樣。」
  「壬,天干第九位,五行屬水的那一個字。」
  瞳靜靜的道,不是在賣弄文藝,以前他就是這麼介紹自己的,也不管那時的她根本還不懂這些。
  「他的名字意義妳記得很清楚呢!」
  瞳回以淡淡一笑,想必氣氛被自己弄僵了吧?才只能誇耀來撐場面,瞳萬萬沒想到葵居然……。
  「他是妳喜歡的人嗎?」
  不過仔細想想遇見葵之後的所作所為,會被這樣想也無可厚非,漸漸得瞳不再將葵當作壬了,有差,雖然還不是百分百確定,但她心中卻已經悄悄認定,而且多交一些朋友對自己也有幫助,倉世是這麼希望的,儘管瞳看得出來倉世對自己說這些話時,薊枋並不是那麼贊同的眼神。
  「也許吧?」
  「什麼也許啦!連妳自己都不清楚感情嗎?那我有沒有機會趁虛而入呀?」
  瞳難得自然的笑了,跟他在一起真的感覺不到壓力,也不用去偽裝,她知道這人在開玩笑。
  「妳知道我在開玩笑了?唉妳是第一個短時間相處就曉得的人。話說妳笑起來很可愛欸,雖然我比較喜歡妳冷若冰霜的樣子。」
  「你也是第一個這麼說的。」
  瞳側頭,奇怪,哪裡不對?啊、也只能是第一個啊,她沒在多少人前露出微笑,但這人品味也太特異獨行了。
  「不過我說趁虛而入那句話其實有認真的成分在喔?」
  「我知道,不過你也知道答案了啊?」
  「該不會是因為妳一開始見到了砂繪,所以才抱持這樣的態度吧?」
  葵一臉懊惱的樣子都被瞳看在眼裡,這人真的很喜歡讓人誤會他是花花公子,如果是壬的話,他這麼做戲肯定是要令人放鬆戒備。
  「砂繪看起來就像是你女朋友啊!」
  「在妳眼裡也是嗎?」
  「不是,就像你現在對我一樣,旁人或許以為我們是一對的,但這次身在局中的我們卻是清醒的,反而是旁觀者迷了。」
  瞳也不意外自己居然講了這麼多話,對壬她很少隱瞞,對有著近乎相同氣息的葵這樣也算是正常吧?
  「呵呵我們這麼熟悉,有沒有可能日久生情啊?」
  「也要看有沒有機會再見面吧?」
  「那、交換一下號碼?這樣比較好找妳出來。」
  「恕我拒絕。」
  瞳搖頭,這個她不能答應。
  「為什麼?難道我們緣分只能靠巧遇了嗎?還是妳想要我自己跑去調查,想要我追妳的感覺吧!」
  「也不是喔,只是不怎麼……。」
  瞳也不避嫌,直接拉了葵在手背上寫字,然後葵什麼都不說只是唇語複述。
  「信任制政中心?」
  「嗯。」
  「太好了我們所見略同,那我們還是維持現在的距離吧!」
  葵突然笑道,沒聽到悄悄話的人,大概只會認為他們在調情。
  「不過我可以帶你去見一下朋友。」
  「噗──等等現在不流行見父母,改成見朋友囉?有點太心急了吧?」
  「你想太多了。」
  瞳白了葵一眼,兩人同時笑開懷。
  「好了,時間也不晚了,妳剛剛那句話是要我送妳回去才順便見朋友的嗎?」
  「不用,是反方向呢。」
  又恢復到不帶一絲感情的口音,但葵猜得出來是因為瞳不想分開。
  「別這樣,俗話說有一就有二,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但願如此。」
  「這麼不想分開的話,要不要來個吻別啊?」
  「不是不行。」
  嗯?等等?葵一瞬間呆滯了下,瞳不像是會開玩笑的人,所以?
  「妳知道什麼是負負得正嗎?這個從數學應用到國文也是同樣意思喔?」
  「……我又不是笨蛋,這種文法我也知道。」
  但就連瞳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要那樣說,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趁葵還沒有反應前遁走是最好的選擇,要再如今天萍水相逢肯定是不容易的,暫且不用擔心未來再相見會羞窘的問題,毅然決然的轉身,儘管她很想跟他交朋友。
  「瞳、等等。」
  葵硬是一手攬過瞳,撞進葵懷裡的瞳失神了下,接著葵有點措手不及,瞳的淚猶如冬雪一般滴落在他手上,為何從她眼裡落下的水寒冷如冰?凍得他問不出一句話,瞳低著頭啜泣,只能看到她髮旋的葵卻不知道該安慰什麼,卻聽到細微的囈語,不得已只能傾身去聽,靠在瞳肩膀上的葵冷不防被、被、被親了臉頰?
  「這、有女孩子投懷送抱是很好啦!但妳怎麼是哭喪著臉呢?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
  明明被占便宜的是自己,葵還是以安撫瞳的情緒為優先。
  「壬。」
  瞳輕輕吐出這個字,陡然推開葵,也不管兩人都踉蹌了一下,差點跌坐在地,仍是頭也不回的跑了。
 
  「好久。」
  等得不耐煩的砂繪按耐不住,沿原路找回去的路上卻只見到在雪中佇立的葵。
  「她把你打傻了嗎?葵。」
  左右沒看見那女孩,砂繪只能想像他是不是搭訕失敗被賞巴掌之類的,反正是的話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憑他那個性。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葵才回過神,也抖了兩下,眼尖的砂繪當然沒放過。
  「天涯何處無芳草,瞧你傻的,走了啦。」
  砂繪不介意把自己的圍巾讓給葵,她在溫暖的地方待得夠久了。
  「但是瞳只有一個。」
  葵喃喃,對啊、就像瞳認定的「壬」也只有一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